无接触服务――疫情时期深圳课外培训线下改线上


当下,疫情凶险,战疫正酣。本来寒假即将结束,应该是深圳的孩子蜂拥前往校外培训、补习班上课的日子。但是由于防控疫情的要求,为保证师生安全,深圳培训机构按照市教育局的要求全面停课。但是,老话说得好:“办法总比困难多。”这几天,不少深圳家庭的孩子天天捧着ipad,或者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家长不见担心反而很是欣慰,原来他们是在网上学习。深圳各个课外培训机构虽然取消了线下培训课程,但部分机构灵活应变将课堂搬到线上,让这种无接触的授课方式为深圳人这略显枯燥的假期添了许趣味。

困境中求变,培训机构授课从线下转线上

深圳跃动舞蹈工作室的负责人陈先生没有想过,因为疫情的突然来袭,工作室年后复课变得遥遥无期。往年的这个时间,在春节吃好喝好没控制住体重的学员早就迫不及待在舞蹈室里跟着老师挥洒汗水了,可是现在,他不仅要发愁延长假期的这段时间里高昂的房租成本,还要考虑老师们因为没有上课收入锐减后的焦虑情绪,更重要的是如何维系老顾客。

不能坐以待毙,陈先生决定尝试一次线上直播免费教学。时间定在了2月5日晚上7点半,工作室的两位女老师在线教了一段Hiphop舞蹈,课时1个小时,跟线下课程一样。下课前她们还留下“课堂作业”,请上课的学员们能在练习好后反馈一段舞蹈的视频。让陈先生惊喜的是,这堂公开课持续在线观看的用户有80人左右,最多时100多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工作室的老顾客。不过一天时间,陈先生就收到了不少学员的“课堂作业”,还有人询问什么时候再开网课。

“大家这段时间都在家里很久没运动了,运动能增强大家的抵抗力,也能通过这种网课的方式让大家保持对舞蹈的热情。”陈先生说,这次的直播试水让他对在疫情期间的工作方向有了新的思考。

疫情时期,像跃动将线下教学搬到线上的培训机构不在少数,尤其是许多原本就尝试过,或者是已经同时开设了网课的文化课培训机构,迅速转身并不难。

刘克喜创建的深圳阳光屋教育,主要针对一年级到初三的语文阅读和作文写作开展补习课程,一直以来也是传统的线下开班教学方式。虽然疫情打乱了刘克喜原定于2月3日开始的课程计划,但所幸他近两年一直在做线上教学的准备,不至于慌了手脚。配合深圳中小学延期开学的节奏,他决定将本周末的第一堂网课定为家长课。“我们会教家长怎么帮助孩子调整生物钟,快速找回学习的状态。”刘克喜表示,他还将组织老师在学员们第一课上分享疫情期间科研人员、医务工作者等抗疫一线的故事。

网课提供更加灵活的学习时间和方式

市民李女士的女儿今年上高一,本来一早就报好了学易佰的线下数学培训班课程,原计划在新学期开始前上一周的课,一个班8到9人。但是因为疫情,培训机构临时将课程改成线上授课,同样是一周的课时,对报班的学员免费,等疫情过后这些学员仍然可以再安排线下课程。

每天下午的2点到4点,是李女士的女儿上网课的时间。只见她把房门关上,把ipad架起来,打开直播软件。屏幕上出现一只握着笔的手在纸上快速写着数学公式,同时传出画外老师的讲解,她一边听着一边认真在本上做记录。李女士称,因为疫情影响,这个寒假女儿不能和朋友去逛街、喝茶奶,本来要去的电吉他兴趣班也暂停了授课,孩子一直闷在家里也很无聊,现在能每天上上网课,对孩子的假期生活来说其实是一种调剂。

对于今年初三的林思宜来说,线上教学给了她更加灵活的学习时间和方式。林思宜是个从不让父母担心的孩子,连上什么补习班都是自己去了解和报名。春节前,她就已经看好了课程,打算利用假期针对自己较为薄弱的物理、数学、化学三个科目好好巩固一下。可是疫情突然爆发,培训机构的线下授课紧急全部改为了线上授课。林思宜看了课表,不但没有中断学习计划,反而一口气报了所有科目的培训课程。“网上授课我可以自己安排学习时间,有些科目没赶上直播也能看回放。”林思宜称,之前报线下培训课程,要考虑课程之间是否有时间上的冲突、家和培训机构往返路程花费等问题,改为网课后,在家中学习,不用外出奔波,资料用邮寄的方式送达学员手中,还可以自己灵活掌握各科目学习的时间,挺方便的。加上听说学校要在延期开学前进行一段时间的在线教学,自己也能提前适应这种学习状态。

不能直接互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线上授课,作为非常时期培训机构应变的无接触服务形式,虽然给林思宜的学习带来了方便,但依旧不能获得她母亲的认可,“我还是觉得线下教学的互动会好一点,能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其实这个不足,林思宜也深有感触。目前她上的这些网课,动不动就是几千人在线一起听课,即使学员能通过打字的方式实时提问,但是老师根本看不过来,更别说了解每一位学生的情况,有针对性地辅导。以往她报的线下课程,一般就10多人一个班,老师对学员的情况都基本掌握,很多课业上的难题都能立刻在课堂上对症下药。

“上网课,我觉得是没办法的办法吧。”除了互动性问题,家长许先生更担心的是孩子过多使用电子产品会不会造成用眼负担过重。因为许先生的孩子本身就有较深的近视,平时他也总是约束着孩子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长,要是每天有几堂网课,那孩子面对电子屏幕的时间势必要增加。所以当培训机构提出改线上教学时,许先生拒绝了,经过商量,培训机构表示许先生的孩子可以在疫情结束后重新选择线下的培训班。

作为培训机构的老师,刘克喜也明白他们将面临线上教学的重重挑战。线上授课,缺乏线下课堂的监督,一些年纪较小的学生可能自律性不强容易走神,需要家长为孩子营造一个相对安静适合学习的氛围;对老师来说,因为面对的是镜头,没有了学生的直接反馈,老师要对授课的效果做自我预设,还要不断加强备课的水平,思考如何才能对学生更有吸引力。

相比文化课培训班,艺术类、运动类的培训机构对于场地、器械等要求较高,使得线上教学的难度更大。比如健身工作室,学员在家没有专业的健身器材,健身教练的直播课多是传授一些不需要器械的健身动作,可是健身教练没办法面对面纠正学员动作,就导致健身的效果可能事倍功半。陈先生也表示,像舞蹈教学,就很需要老师面对面地指导动作,线上教学还是存在局限,目前最大目的是尽量维持着大家对舞蹈的热情,不过他仍是对于这种无接触服务的新尝试乐观以待,“我们一边试一边总结,效果好的话可能疫情过去后我们还会继续。”

(记者:林菲;摄影:尹菡;编辑:胡洪利)